上世纪80年代,游泳有了温水池(图)

  • 时间:
  • 浏览:61

  如今,即使是在寒冷的冬日里,游泳爱好者们也不用发愁游泳的去处,因为很多室内游泳馆都有良好的保温措施。然而,时光倒回到上世纪50年代,天津人在冬天想找到暖和的游泳场所,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据游泳爱好者王鹏回忆,那时的游泳场所大部分是露天的,即使是像干部俱乐部游泳池那样的室内游泳场所,也仍旧被称为游泳“池”,而“游泳馆”的称呼,是后来才出现的。

  天津市档案馆中保存着两张上世纪50年代天津游泳池的老照片。据王鹏回忆,上世纪50年代到上世纪80年代,游泳在天津是“热门运动”。

  上世纪50年代,游泳池有统一的管理办法,如“游泳者须穿合格的游泳衣,并尽可能戴帽子”“入水前必须淋浴,不得带手帕手巾入池,以保持池水清洁”“在跳水区域不得游泳,浅水区域不得跳水”等

  上世纪50年代,教育局和天津体育分会筹委会鼓励在夏季大力开展游泳运动,在原有的宁园游泳池、青年游泳池之外,不仅又开放了第一、第二、第三和第四游泳池等,还专门聘请人员指导游泳。王鹏那时候正在读小学,他记得,那时不同游泳池的指导对象并不相同。

  “第三游泳池的指导对象,主要是学生和儿童。除此之外,其余几个游泳池的指导对象还包括工人,另外,第一游泳池还指导干部,第四游泳池指导战士。为了游泳的安全,那时去游泳池游泳的人都要做体格检查,检查合格后会拿到一个证件,证件上贴有照片,每次去游泳时都要出示。有皮肤病、心脏病等以及其他传染病的人,按规定是不能入池游泳的。”王鹏说。

  那时的游泳池鼓励有组织、有计划的经常性游泳锻炼,所以都有团体优待办法。工人、干部、学生和体育教师等,出示相关的证件后,都可以购买优待票。王鹏说,上世纪50年代初,各游泳池的普通票价是旧币2000元,优待票价是旧币1000元(当时的旧币1万元大概相当于现在的1元)。他曾经保留过几张上世纪50年代游泳池的票据,可惜前几年搬家时丢失了。

  王鹏记得,第一游泳池在保定道上,一般提前一天预售第二天的游泳票,售卖的门票有数量限制,夏日游泳的高峰期,买不到票的大有人在。

  正如王鹏所说,1952年,市教育局和市体育分会筹备委员会制订的全市各游泳池统一管理办法中,确实规定了各游泳池的最高容量,其中第一、第二、第三、第四游泳池的容量分别为300人、600人、1000人和900人。

  管理办法中还有对游泳者的详细要求,如“游泳者须穿合格的游泳衣,并尽可能戴帽子”“入水前必须淋浴,不得带手帕手巾入池,以保持池水清洁”“在跳水区域不得游泳,浅水区域不得跳水”等。

  “1982年左右,第二游泳池最先开放了温池。在温池内游泳的费用是1小时7角钱。后来第一游泳池和干部俱乐部游泳池也开放了温池”

  继4个游泳池之外,铁路工人文化宫游泳池和水上公园的游泳池也陆续开放。水上公园中有两个游泳池,分别叫三岛青年游泳场和一岛游泳场,可以容纳近1万人游泳。

  王鹏对水上公园一岛游泳池的记忆比较深刻,因为那里不仅分深水区和浅水区,还有儿童区。游泳池旁的沙滩,更是孩子们的乐园。他曾看到很多成年人一边在沙滩上晒日光浴,一边看着孩子们将小手、小脚掩埋在沙子里。他自己最爱做的事情之一,就是游完泳后躺在被太阳晒得稍微有点发烫的沙滩上,体验“和大自然交融的舒服感觉”。

  “慢慢的,大学里也有了游泳池。我的一个表哥,1956年时在南开大学读书,有一天他兴致勃勃地告诉我说他们学校的游泳池开放了,体育课可以选修游泳项目。当时我特别羡慕。”王鹏说。

  每一年的游泳季到来之前,各游泳池都要重新整修,并且逐年增加设备。在陆续安装灯光开放了夜场的同时,游泳池大多修建了更衣室,搭起了救护平台,而且将深水区和浅水区分隔开来。

  在政府部门的大力提倡下,很多人都意识到游泳是一项有助于身体健康的运动,所以即使在寒冷的冬天,也有很多人坚持游泳。在王鹏的记忆中,因为游泳池少,所以不仅是夏天,即使是冬天也能看到在海河或者运河里游泳的人。

  “那时的游泳池大多是室外游泳池,冬天很冷,所以每年到9月底或者10月初,室外游泳池就关闭了,那些冬天想要游泳但是又怕冷的人们就没了去处。慢慢的,很多露天游泳池加盖了塑料保温暖棚。1982年左右,第二游泳池最先开放了温池。在温池内游泳的费用是1小时7角钱。后来第一游泳池和干部俱乐部游泳池也开放了温池。温池的开放时间一般在10月下旬,那时室外的游泳池刚关闭。干部俱乐部游泳池只有节假日对外开放,第一游泳池有时候被用作教学场地,所以开放时间总有变化。在我的印象中,只有第二游泳池的温池经常性对外开放,平时都在晚上开放,只有周日有日场。”王鹏说。

  除了这几个游泳池,王鹏说上世纪80年代时,市内的一些高级酒店内也有温池,但只是对住在那里的客户开放。

  上世纪80年代,游泳池的一大变化是大规模“池改馆”。比如1986年,第一游泳池在原有场地面积的基础上修建为室内游泳馆,并且更名为和平区游泳馆。据当时的资料显示,该馆为混凝土门架结构,水温达到了27摄氏度,能容纳近200人同时活动。

  曾经,天津市的各游泳池不仅供市民日常游泳所用,还举行各种比赛和表演。天津的著名运动员穆成宽父子都曾经在游泳池进行表演。此外,游泳池还是进行水球运动的场所

  水球是一项在水中进行的集体球类运动,和足球很相似。上世纪50年代,水球运动在中国刚刚兴起,王鹏曾经看到运动员在第二游泳池的深水区打水球。

  “十几个人在水中追着一个球跑,运动员踩着水能跳起来很高,还能用头在水中顶着球前进。他们跑、跳、抢还不时发出欢呼声。那种兴奋的样子,引得我都忍不住想跳下水去。”王鹏说他后来曾经比较系统地了解过水球运动,发现自己的对抗性比较差后,就放弃了打水球的想法。

  在人们游泳热情高涨的那些年,除了游泳池,人们还利用海河和其他的天然河道来游泳。

  上世纪50年代,当时的东郊区机关体育协会等机构,组织过一场东郊区机关干部横渡海河的游泳比赛。考虑到游泳者的安全,沿岸水性好的几个农民特意开来了两条船,准备参加救护工作。红桥区和河北区也分别组织过横渡子牙河和海河表演。

  王鹏笑着回忆说:“为了安全起见,还是不要在海河或者自然河道里游泳。我从小长到现在,淹死人的事情不知道听过多少了。”

  至今,年近80岁的王鹏还保持着每周游泳的习惯。他说除了健身之外,游泳还能锻炼人的意志力,特别是室外游泳,能充分地接触到日光、空气和水。所以,在这个室内游泳馆基本取代了露天游泳池的年代,他分外怀念曾经“人挤人,人挨人”的露天游泳池。

  本报记者 李宁

  图片由天津市档案馆提供

  (原标题:上世纪80年代,游泳有了温水池(图))

猜你喜欢